丝瓜app无限制vip会员

今天是农历初六。

宜沐浴。

忌出行、作灶。

周离没法沐浴,且走了很远,还在一个不该烧火的地方烧了火,烤了一个小郑那来的地瓜。

幸好马上就初七了。

周离把车的后座放平,铺上被褥,就变成了一张小床,长度完全可以躺下一个人,也挺宽敞的,甚至比学校的架子床还要稍微宽敞一点。他今晚上就睡在车上了,明天一大早原路返回,希望不会被发现。

槐序不知去哪了。

车上只剩周离和团子。

“滋……”

天窗缓缓打开。

团子仰着头,好奇的盯着天窗,看见头上逐渐露出一弯如钩的月亮,和漫天繁星,于是她明亮的眼睛里也倒映出了星辰。

“周泥你快看快看!月酿!”

天然呆萌可爱丫头户外写真集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好多星星喔!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今天晚上我们就睡车上喵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睡车上会晕乎乎的……”

“开着不动的话是不会晕乎乎的。”周离摸了摸团子的额头,“而且这个车比我们的车好,都走这么远了,团子大人不是也没晕车吗?”

“那是因为团子大人变厉害了!”团子扬起下巴骄傲的说。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“晕乎乎的不是正好睡觉吗?”车外传来了槐序的声音,“正好你老实一点,不要大半夜闹些过场,这里凶狠的妖怪可多得很,还有蛇,小心半夜有个妖怪过来把你抓走,钻一条蛇进来咬你一口。”

“团子、团子大人才不怕!”

“你回来了?”

“回来了。”

槐序拉开副驾驶的门,坐到了座位上,目光直视前方。

周离则已经躺下来了,还裹上了被子,被子很厚,给他带来了些许温暖,然后他有些费力的看向坐在前面的槐序,问道:“你去哪了?”

“去找找我以前和那只妖怪打架的地方,顺便又去拜访了一下这里的地头蛇。”

“找到了吗?”

“找到了。”

“现在都还在呀?”

“有个大坑,现在变成了小坑,当时我还打烂了好多现在被你们当成宝的这种鸭蛋石头,现在变得更烂了。”槐序很平静的说道,“然后我去找了找现在住在这里的妖怪,没一个认识我的,都是后来搬过来的,顺道收拾了两个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“你睡着冷吗?”

“一点点。”

“为什么要把天窗开着?”

“看星星。”

“不开还不是能看,它是玻璃呀,你把这个帘子打开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上面贴了膜,透过玻璃的话很多暗的小星星就看不见了。”周离觉得这一点不太好,应该不贴,或者贴个透光率超级高的。

“那你睡吧,睡着我再给你关。”

“你不睡吗?”

“我不太想睡。”

“你在想原来的事吗?”

“你现在的问题和我原来一样多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离保持了一会儿沉默,睁着眼睛盯着天上的星星看,听着风声,感觉也不太能睡着。

车内只有团子的声音,她在好奇的询问槐序刚才都去找了哪些妖怪,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,但槐序并不像周离、喜欢和她幼稚的聊天,因此团子很快就气呼呼的跑回了周离身边,钻进被窝里不吭声了。

“你以前都做些什么?”周离小声问。

“干嘛?”槐序迅速反问。

“问问。”周离说。

“小时候到处找东西吃,然后打打杀杀,然后跟老师学习,然后到处流浪、找东西吃。”槐序随意的道,“我还拿过御膳房的东西吃,我变成妖怪之后人类里面基本上没有人能打得过我了,更捉不住我。”

“御膳房好吃吗?”

“有的好吃,有的不好吃。”

“为什么会不好吃?”

“有些朝代的御膳房做的饭是用来吃的,就很好吃。有的朝代是用来看的,就不好吃。”槐序顿了一下,“用来看的就是皇帝开会时候,给大家伙每个人摆一大桌,用来展示皇帝的气派的。大臣们不会吃,皇帝也不会吃,都是用来看的。因为不好吃。皇帝真正要吃饭的时候,会去一个喜欢的妃子或者皇后那里开小灶,那个才是好吃的。”

“为什么不好吃呢?”周离还是不懂。

“因为皇帝开饭的时间是不定的,一旦叫菜又必须很快把菜端上来,还要保证菜是热的,所以御膳房会提前把所有菜做好,放炉子上,这样下来很多菜早就已经煮烂了,过火了,看起来很丰盛,其实根本不好吃。后来厨子们也知道没人吃,也就不用心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周离感觉自己又长知识了。

这时团子忽然从被子里钻出了一颗小脑袋,气鼓鼓的说:“团子大人记住你了!你不和团子大人讲话,和周泥讲话!”

槐序翻了个白眼。

夜逐渐变深。

周离也睡着了。

魔鬼城的风声着实有些恐怖,像是藏于其中的凶悍妖怪们的喊叫,不过有大魔王相伴,周离也不畏惧。

车内空间不大,但也无法熄灭团子大人探险跑酷的热情。

当脸庞被一只梅花小脚结实踩中的时候,周离不由得睁开了眼,只见到团子站在他的头顶上方,她似乎也察觉到他被自己所踩醒了,于是低头看着他脆生生的向他道歉,说是并没有看见这是他的脸。

信她个鬼。

周离又看了一眼头顶。

天窗已被关上了,钩月移到了头顶,因为玻璃有点脏,月光打出一片朦胧的玉色光晕,星星比先前更多了些。

槐序还坐在前排,已经睡着了。

周离还以为他又要趁自己睡着跑出来玩,或者瞪大眼睛作雕塑状呢。

大约十分钟后。

刚刚陷入意识模糊的周离忽然听见了团子在说话,清脆悦耳,然后是槐序的回答,仿佛在梦中响起——

“你醒了喵?”

“你还不睡?”

“你做噩梦了喵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骗不了团子大人的喔!”

“你懂什么。”

“团子大人嗅到了你身上不开心的味道,骗不了团子大人的。”

“关你什么事……小屁孩一个!”

“团子大人比你大的!”

“小声点。”

“喔~~”

这时周离睁开了眼睛,他觉得不像是梦,于是就醒了。

团子立马撇清关系:“团子大人已经很小声了!”

周离翻了个身,小声问道:“几点了?”

“四点。”

“你做梦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骗不了团子大人。”周离说。

“就是就是!”团子也说。

“做个梦而已,有什么奇怪的。”槐序不高兴的瞥着他们,“想起了以前的事,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罢了。”

“你平常也经常做梦吗?”周离问。

“啊!”

“你连觉都很少睡的。”周离拆穿了他,“梦见了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槐序说。“我都忘了。”

“他在撒谎是不是?”周离扭头。

“就是!”团子斩钉截铁。

“看吧。”周离将被子裹得紧紧的,侧躺着仰头看着槐序,抿了抿嘴,“如果你想起了一些不好的、令你难受的事,却不愿意给我说,那你让我和你一起来又有什么意义呢?你自己不也能来?”

“而且比开车更快。”周离补充。

“我以前可能是一个不好的人,你知道了会讨厌我的。”槐序说道,“我做了很多不好的事。”

“是个大魔王吗?”

“你好烦。”

“我又不认识以前的你,我只认识现在的你,而且你以前的事明公也知道,他都没有因此讨厌你,为什么我就会讨厌你呢?”周离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而且已经来不及了,我和团子大人已经很喜欢你了……是不是团子大人?”

“是的喔!!”

“你才说了你讨厌我。”

“团子大人骗你的嘻嘻……”

“所以快讲吧。”周离迫不及待了,“已经睡不着了,你快讲完,我们就好出去了,免得天亮了被人发现。”

“我杀了很多妖,也杀了很多人,有些是该死的,有些不该死但我杀了也没错的,但还有很多我不知道任何理由,没有原因,只是因为上面的人命令我把他们杀掉,我就杀了他们。”槐序看着远处,“他们向我求饶,向我跪下哀求,我内心毫无波澜。这种事发生了好多次。而且好多人和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错,或者弱小得毫无反抗之力,而我一杀就杀一堆。”

“……”

周离短暂的沉默了一会儿,最终用了个轻松的方式说道:“原来你以前吹的牛都是真的。”

“我还欺负弱小,放火抢劫。”

“还有吗?”

“多着呢,你肯定没见过我把人头拴在裤腰带上的样子。”

“那时你多大?”

“十几岁。”

“真可怜。”

“是啊……”